微信公眾號 西北苗木網

新品種花卉助力產業創新發展

   日期:2019-07-03     來源:中國綠色時報    作者:網絡    瀏覽:598    
核心提示:面對突破性品種少、新花卉和新品種不足等產業現狀,花卉創新發展應該聚焦在新花卉研發、品種創新、技術創新、產品創新、應用模式

“面對突破性品種少、新花卉和新品種不足等產業現狀,花卉創新發展應該聚焦在新花卉研發、品種創新、技術創新、產品創新、應用模式創新和銷售服務創新等6個方面。”北京林業大學教授、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副主席張啟翔說。

6月25日,“走進世園2019植物新品種保護國際研討會”在北京延慶召開,張啟翔分享了他對國內花卉產業創新發展的見解。

會議由國家花卉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和廣東省園林植物創新促進會主辦,北京棕科植物新品種權管理有限公司承辦。圍繞新品種研發、品種權申請和保護、新品種市場推廣應用等關鍵話題,來自政府、科研單位以及生產企業的業內專家發表了對我國植物新品種產業的看法。


新品種研發平穩起步

“育種是花卉產業的核心價值所在。在這個行業,種植、銷售只是在把這個核心價值兌現,而其價值的應用在于滿足花藝和消費者對于時尚美的需求。”北京蘭中農商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袁向陽說。

目前,國內新品種產業發展水平與國外差距甚大,基本屬于平穩起步階段,優秀育種團隊開始紛紛涌現、新品種應用模式越來越成熟。

南京農業大學菊花育種研究團隊入選農業農村部和江蘇省創新團隊,在切花菊、園林菊、鮮食菊、茶用菊等類別中均有新品種問世,共申請國家植物新品種權92個,通過江蘇省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鑒定品種20個。

在報告《菊花新品種選育及產業化之路》中,南京農業大學園藝學院教授管志勇介紹說,目前共收集保存切花菊品種資源1000余份,盆栽和園林小菊等品種資源2000余份;以雜交、遠緣雜交等手段,團隊已培育新品種300多個。

“綠花切花菊品種全國不到30個,我們的品種在整個花期不褪色;系列乒乓型切花菊新品種瓶插期長,花型渾圓,放地上能滾很遠,但我們認為花型還可以更圓、更緊湊。”管志勇說。

給《中國綠色時報》記者印象深刻的是,這些菊花新品種的市場推廣應用相當成功。

在基地建設和推廣上,團隊與政府和企業合作,在江蘇南京、淮安、鹽城及上海、浙江、深圳、貴州、安徽、湖南、陜西等地,已建立10余個生產示范、休閑旅游與專題展示基地。2018年,南京農業大學湖熟花卉基地吸引游客超過50萬人次,淮安菊花展示基地游客30萬人次。

研討會舉辦了育種家俱樂部沙龍。在新品種推薦環節,南京藝蓮苑花卉有限公司推介的自育荷花品種“幸福戀人”的花瓣、花蕊均為鮮紅色,廣東圣茵公司今年參加北京世園會展示的朱頂紅新品種可以聞到花香味。這些特性完全改變了原品種的傳統性狀,令人眼前一亮,極大地提升了品種價值。

“截至2018年底,全國累計受理植物新品種權申請2.7萬余件,授權1.2萬件。其中,林業類植物新品種權申請量、授權量分別為3717件、1763件,最近5年增長最快,2018年申請量更是首次突破900件。”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植物新品種保護辦公室副主任龍三群在致辭時介紹說。

對花卉產業而言,新品種正展現出越來越大的魅力。


新品種發展仍不充分

“鮮花產業,尤其是玫瑰,是一個時尚的行業,每年都有新的時尚元素流行。具體到花卉行業,就是新品種的推出。育種在這個領域的重要性遠超栽培生產,而且國際最頂尖的幾家育種人也是國際花卉時尚流行品種的創造者。正如育種商聯盟常說的那樣:我們創造下一代!”

袁向陽關于花卉新品種的說法,無疑一語中的。

盡管如此,國內花卉新品種產業發展仍不充分,專家們對此看法完全一致。

“在日本,我見過一種小菊,無任何營養補充,瓶插期達20天以上,花朵依然嬌艷、花干依然挺拔。國內,這樣高品質的突破性品種太少。新花卉開發,是全球趨勢。”張啟翔說。

全球有45種綠絨蒿,中國有37種,在德國不來梅的城市公園早已應用種植,國內完全沒有市場應用,還屬于珍稀品種;報春花國內有300個品種,只應用了3個。 沒有先進的育種技術、沒有成熟的栽培技術,大量的野生花卉資源卻被過度采挖,比如杜鵑、蘭花等,造成資源嚴重破壞。

據介紹,中國原生觀賞植物有7000多種,中國植物區系特有成分高的50%-60%本土植物為中國及鄰近地區特有,包括約250多個特有屬、1.5萬-1.8萬個特有種。

蘭科、杜鵑花科、山茶花科、苦苣苔科、報春花科等,被張啟翔視為開發潛力最大的幾類。他從資源評價、明確育種目標、挖掘關鍵種質、多種生物技術應用、多目標改良等角度,分享了對花卉品種創新的看法。

紫薇的香味、梅花的抗寒性、單色品種的復色花等,都可成為研發的方向,但任何一個新優特性沒有十年甚至數十年也許不會成功。

“這需要時間積累。歐洲很多花卉企業都是家族企業,上百年傳承很常見。新品種研發不存在彎道超車,也超不過去。”袁向陽說。

“高瑞白”梅花是目前國內少有能露地越冬的高抗寒香花品種,在三北地區均可正常生長。其選育時間多長?前后歷經25年。

在國外,知名月季育種公司科德斯(KORDES)已經過五代人傳承,英特普蘭(INTERPLANT)兄弟傳承三代。這些知名企業培育的玫瑰新品種,在上市前,均有一套嚴格的技術流程:選定的株系編號,發送到肯尼亞、厄瓜多爾、中國等地進行區域實驗,選定的編號命名,申請新品種權,簽署授權書投產。

每年,中國引進的最新切花月季新品種,有100個左右,在全國試種篩選。

“關鍵是每年如此。這就是專業的商業育種人的實力,遠非科研育種和個別育種人的能力所能企及。”袁向陽感慨道。

與之相比,國內新品種選育顯然存在不小差距。


新品種保護正在發力

新品種用來賣?用來炒?利潤幾何?

河北林科院園林所所長黃印冉是金葉榆品種權的所有人。他介紹說,2006年-2012年期間,金葉榆小苗按每株5元的價格,每畝地產值可達4萬元,利潤也近3萬元。

在業內,黃印冉團隊花費數年時間打贏了一場金葉榆侵權官司的舉動,跟金葉榆品種本身也一樣有名。

目前,品種權意識普遍缺乏,侵權現象普遍存在。“目前,我們的品種在國內被侵權的比例達99%以上。”袁向陽說。

據了解,一個成功的新品種,在全球花卉市場所創造的商業價值每年可高達數億歐元,從遵守知識產權的國際市場育種人那里也能每年取得幾百萬至幾千萬歐元的品種權費收入。




成熟模式下,品種權費到底如何收取?

廣東省園林植物創新促進會副會長郁書君介紹說,根據不同植物種類如草花與苗木,品種權費差異很大。國際上,百合的種球生產(如荷蘭)與切花月季(如肯尼亞)均按公頃收取,而昆明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KIFA)則按10%-20%比例抽成,也有的按每株收取一定比例,如5%-20%不等。

目前,國內花卉生產仍然在低水平發展,有數量,但質量較低;國際專業花卉企業來華投資建立鮮花生產基地,且發展迅速;國際鮮花主產區開始進入并占領國內高端市場。

針對國內發展相對落后的現狀,商業育種人給出了優惠條件,新品種權在國內合法使用的比例仍然較低,侵權現象層出不窮。

與此同時,政府正在加大保護新品種權的力度,值得欣慰。

雖然產業現狀落后于發達國家和地區,但今年正好是中國加入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聯盟(UPOV)并正式實行植物新品種保護制度20周年,國內植物新品種保護新時代正在到來。

農業農村部科技發展中心高級農藝師楊揚介紹了《植物新品種保護條例(征求意見稿)》的主要修訂內容,以及我國加入UPOV公約1991年文本的想法。

她說,根據修訂的《條例》,品種權保護期限將從15-20年不等延長為25年,保護名錄擴展至所有物種,保護范圍由僅保護繁殖材料擴大至收獲物,農民特權也得到進一步規范,可謂亮點多多。

相關法規條文向UPOV公約1991年文本靠攏,正是中國加大品種權保護力度的體現。

“要以‘新時代、新視野、新使命、新思維’的理念,勇敢拿起植物新品種保護的法律武器,爭做一名有能力‘依法獲得權利、依法推廣權利、依法使用權利、依法維護權利’的合格品種權人。”河北好望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于仁春呼吁。


品種權助力產業發展

新品種是改變數量不斷增加、質量效益低下的產業發展現狀,促進產業提質增效、轉型升級的重要途徑之一。

畢竟,花卉生產面積大、效益低,難繁品種關鍵技術沒有重大突破,品種化、標準化、良種化的企業嚴重不足,知識產權保護觀念沒有完全形成、品種權保護難度大,這些問題始終不同程度存在。

談及此,張啟翔特別提到技術創新。

提升產值和效益,不能一味依靠擴大生產面積。他認為,目前,全國花卉生產面積超過130萬公頃,其實可以控制在60萬公頃的規模,因為勞動力、能源、土地等成本都在上漲,我國也早過了人口紅利期。

對我國花卉出口而言,一直沒有取得與我國產業規模相匹配的市場份額。未來,花卉生產一定是植物工廠模式,效益加倍提升。

過去5年,隨著電商飛速發展尤其是自貿區的設立,鮮花進口迅速增長,國內鮮花產業的高端市場幾乎被進口花卉所占領。

“國外主產區瞄準中國市場,加大其優質產品的進口力度,目前我國花卉銷售的高端市場基本被進口貨所壟斷。來自澳大利亞、肯尼亞、厄瓜多爾等國的鮮花企業開始在國內建立分銷中心,國產鮮花缺乏競爭能力,基本只能在低品質、未取得合法授權產品的中低端市場生存。”袁向陽說。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時尚的流行和栽培技術的進步,新品種的更新換代越來越快,大部分新品種的商業壽命都很短,上市1-2年就被淘汰的品種很多。

因此,只有最優秀的品種才能成為時尚的基本元素,經久不衰。

面對高品質、新潮流的市場需求,開發新品種、保護品種權成為產業健康發展的關鍵環節所在。

據介紹,很多國外花卉企業一直保持清醒,都按規矩申報并支付品種權費。國內就算一些個體種植者,也有越來越多的優秀花農意識到不能固守傳統做法,而是開始主動獲取品種權、愿意合法化生產。

北京棕科植物新品種權管理有限公司CEO駱會欣強調,假以時日,品種權對產業發展的作用將愈加凸顯;培育植物新品種強大的市場生命力,就是培育花卉產業的發展活力。

 
標簽: 花卉
 
更多>同類新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合作|會員服務| 匯款方式| 法律聲明| 版權隱私| 網站地圖| RSS訂閱|違規舉報|

客服 QQ: 844420880

客戶熱線: 15319790992

客服郵箱: [email protected]

西北苗木網

本站所展現產品相關信息均來自商鋪所屬企業,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

Copyright by ? 西北苗木網 2007-2019?版權所有?陜ICP備13000094號
 
cc快乐基诺幸运28计划